媒体看肥城

您当前的位置 :网站首页 >> 走进肥城 >> 媒体看肥城

鲁网:朱仁和: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国家

添加时间:2017/09/11 【字体: 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
  鲁网泰安9月8日讯 大约经历过生死战争,朱仁和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敬畏,对生活有了更多的感恩。知足常乐,乐观平和,从容坦然,只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在面对今后的人生时,才能做到如此吧。

  朱仁和就是这样的人。当他在遗体捐赠书上平静地签下名字时,他向对面的摄像者摆摆手,“不用拍照,也不要宣传,这只是一件小事。”2017年8月24日凌晨,享年85岁的朱仁和老人夙愿以偿。简单的告别仪式后,朱仁和的遗体被送至泰山医学院用于科学研究。

  沧海一粟,放眼历史长河,这岂不是一件小事?然而,芸芸众生又有几人做到如此洒脱通透?他不是圣人先贤,更不懂深奥哲思,唯有一个信念在支撑——“我的一切都是国家给的”,这就意味着“我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国家!”

  勇于担当——保家卫国是军人的使命

  “上战场怕不怕?”1963年,朱仁和从退队转业分配到了肥城县委宣传部。当时,同事和邻居们对这位抗美援朝的老兵除了尊敬之外,有着更多的好奇。

  “保家卫国是军人的使命。到了前线还在考虑怕不怕,那是浪费时间和精力。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,胜利!”朱仁和的音容笑貌彷佛还在。1951年,年仅18岁的朱仁和作为炮兵团的一员来到了抗美援朝战争前线。战争是残酷的,但打不倒战士们保家卫国的决心。他所在的炮兵团曾打下一架美国飞机,全军士气鼓舞,但是敌方连番炮轰反击,很多战友牺牲,朱仁和在这场激战中被炮声震聋,几乎失去了全部听力。“战友们死的死,伤的伤,而我能活着回来,这已是莫大的恩赐。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工作,报效国家?”每每讲到这,老人总是激动万分。

  受伤的朱仁和被调任部队助理员,从此由笔杆子代替了枪杆子。丧失听力的朱仁和没有抱怨,时刻谨记军人保家卫国的使命,更加乐观努力学习工作,这期间立过一次三等功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并于1960年在中国解放军高射炮兵学校光荣毕业。

  峥嵘战争岁月是朱老满是伤痕的骄傲。今年八一大阅兵期间,他已经重病缠身,难以行动。“为了看沙场阅兵的壮景,他坚持让我扶他看完,看到炮兵部队走过,他几度哽咽,眼里都是泪。”一直自愿照顾朱仁和的护工孙中峰向记者说,“我曾经也是个兵,我能理解他心中的感触,那是对战友的深切怀念,对军人的崇高敬意。”

  作为党员——我做得远远不够

  “克己奉公,朱老是楷模,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‘我做的远远不够’。”邻居张爱芝,同时也曾是朱仁和的同事,向记者介绍,“每次提拔干部时,他都推荐别人,认为自己离要求还很远。”他的无私、奉献、严谨、坚定感染着身边每一个人。

  “1989年,正赶上改革大潮,父亲当时任轻纺公司政工科科长,他完全可以帮我安排个很好的工作,但他没有。在他看来,坚守党性原则、执行党的政策,就如服从军令一样不容动摇。”朱仁和唯一的女儿朱新华虽对父亲存有怨言,但对父亲的高洁品行和严谨作风甚是尊崇。

  朱仁和祖籍潍坊昌乐,退伍分配时,他还尚未听说过肥城这个地方。“组织安排我去哪里,哪里就是我的家。”朱仁和生前常给同事和邻居们这样说。自1963年,朱仁和先后在肥城县委宣传部、“五七”干校整党办公室、轻纺公司及市一轻工业局工作,直到1995年退休。在肥城一呆就是大半辈子。

  如今81岁高龄的宋功臣,曾是朱仁和在轻纺公司时的同事, “当时我们都劝他,你就这么一个女儿,托托关系就能让新华做国营制工人。但是他坚决不给女儿开后门,说党员干部更要以身作则,要让女儿凭实力择业。”最终朱新华以集体制身份到了开元商场工作。上世纪90年代末,全国迎来下岗大潮,朱新华陷入了下岗危机,此时的朱仁和也曾一度纠结,是否破例为子女谋些福利,还是继续坚守原则?

  “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原则。他劝慰我说工作没了,那就能更好地照顾家庭培养孩子。即便那是我们的生活条件很艰苦。”朱新华说,“父亲说下岗减员是党的政策,我们得遵守。不能因为个人利益破环了公平正义。”

  死而无憾——我愿将自己捐献给国家

  当护工孙中峰将一张写着是否无偿捐献遗体的纸放在朱仁和面前时,朱老哆哆嗦嗦地拿着笔,毫不犹豫得在“是”上打了重重的对号。此时,站在病床边的亲人朋友们已是泣不成声。

  在此之前,他给亲人在纸上很费力地留下这段话,“如果你们改变我现在的想法,那我对国家就一点用都没有了。”因为咽癌,朱仁和已不能讲话。

  担心家人不同意,他让孙中峰又将那纸张拿来,在“是”的位置再次打下对号。孙中峰明白他心意已决,重重地握了握他的手,满眼泪花地看向朱仁和的家人,他明白朱老是想让他帮忙劝慰家人。

  “不能理解,也很难接受,落叶归根,父亲已是离开故土半生,已故的生母早已安葬潍坊。为什么死后不让我们有个祭拜的地方呢?”女儿朱新华和女婿宫志国起初对朱老无偿捐赠遗体的想法坚决反对,“直到看到他留的那段话,我才真正理解父亲这一生的所作所为。他的胸怀远比我们要宽广得多,他早已将自己置身度外,为国家奉献的信念一直存在心中。”

  时光如梭,千里梦回,或者在这位战斗老兵心里,唯有将自己的一切献给国家,才能永远地和同生共死的战友们站在一起。唯有将自己的一切献给国家,才能找到生命最终的归宿。

  《钢铁是怎样练成的》中,保尔·柯察金这样说:“人最宝贵的是生命,生命每人只有一次,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: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,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;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,当他临死的时候,他能够说,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,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——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。”

  大爱无疆,壮志无言,即使是平淡生活,也不可磨灭坚守的信念。信念在,行动在,平凡的人生亦是如此的熠熠生辉,生命的意义亦是如此的厚重深刻。

  带着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缅怀,祝福朱仁和老人,一路走好。(通讯员 宋杰 周倩倩)

肥城历史悠久,文化灿烂。西周时肥族人散居于此,古称肥子国,肥城因此而得名。西汉初设置肥城县,至今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,是"史圣"左丘明故里、"商圣"范蠡隐居经商之地,有"君子之邑"之誉。